主页 > B悦生活 >20110408 政府嫖赌都要?人民自己做主!(新闻稿)

20110408 政府嫖赌都要?人民自己做主!(新闻稿)

反性剥削联盟新闻稿

  日前行政院长吴敦义拍板定案内政部所提社会秩序维护法的修法方向,未来地方政府可将特定区域规划为性交易合法场所,专区内娼嫖皆不罚。对此,由14个长期关注性交易议题之妇女、儿少及人权等团体所组成的「反性剥削联盟」,于今(8)日在立法院会同立法委员黄淑英召开联合记者会,抨击中央政府不仅决策草率,更打着尊重地方自治的名义,将性交易管理的烫手山芋丢给地方政府处理,不敢承担决策责任!

  依据大法官第六六六号释宪案,认定《社会秩序维护法》中「罚娼不罚嫖」之规定属违宪的解释,相关法源将于今(100)年11月6日失效。「反性剥削联盟」对此表示,内政部为避免法条失效后的空窗期,对外宣布将于5月提出行政院版修正草案,到11月失效之前,立法院只有半年时间就要审议通过,如此重大变革,却草率而粗糙地处理,令人遗憾;且吴敦义院长拍板定案「适度开放、有效管理、维护人权、打击犯罪」等四项成人性交易行为的管理规则,内政部在发布消息的同时,却未拟定更具体而能落实的相关政策,是否会让未来性交易专区沦为色情、毒品、犯罪之温床,罔顾附近居民的心理感受与人身安全?

  「反性剥削联盟」对此提出以下质疑,要求中央政府应儘速做出回应、釐清全民心中的疑虑:

一、以合法掩护非法的问题如何解决?

  性交易专区是否会导致更多的人口贩运犯罪?是否又会回到过去妓女户挂羊头卖狗肉、童妓氾滥的现象?国内外的经验均显示,在性交易合法的地区,因为执法人员不能进入查缉,导致受到控制性剥削的人口贩运被害人,更缺乏获救的机会,甚或促使更多的人口贩运犯罪发生。

二、何以只管理卖性者,却彻底忽视管理嫖客的部分?

  内政部研拟的「五配套」中,要求卖性者须依法登记、申请执照、定期接受健检等规定,然而却没有对于「嫖客应如何管理」的问题提出具体措施。届时,性交易前是否须要求嫖客提出身分证明?消费是否需要登记?又,当政府要求卖性者定期接受健康检查的同时,如何管理嫖客的生理卫生、保障卖性者免于性传染病的风险?

三、治安问题能解决吗?

  内政部所提修法方向中,并未对于性交易专区中的获利第三者提出限制与规範,未来如何能避免各类黑道、犯罪组织,以合法之名掩盖其对于卖性者种种性剥削之实?目前各地方政府首长对设置专区的态度不一,未来是否会出现嫖客、卖性者、获利第三者由邻近县市涌入,集中于特定专区的情况,届时仅凭单一县市的政府的警力与经费预算,地方政府是否具有落实管制性交易专区的充足人力与资金能够有效管理、避免治安恶化?

  此外,「反性剥削联盟」对于行政院此种推卸责任的作法,表示强烈不满,并提出以下两点诉求:

一、我们反对性交易专区,若政府执意而行,应交由在地居民公投决定

  性交易专区应比照过去的博弈特区公投模式,将选择权交还予当地居民来决定。且过去因历史性因素,目前存在合法性交易场所的桃园县、南投县、台中市、台南市、宜兰县、台东县、澎湖县等7个县市,「反性剥削联盟」亦严正反对内政部打算使其「就地合法」、剥夺地方民众公投权利的处理方向!

二、政府应儘速提出友善的妇女福利及就业政策

  性交易即是一种对于女性身体与尊严的剥削,其导因于性别不平等的社会,并未给予妇女一个平等的就业机会与经济条件。行政院人权保障推动小组亦建议,相关部会应着重目前从事性交易者的权益保障,与提供友善的就业服务。「反性剥削联盟」呼吁,政府不应仅是将性交易管理这个烫手山芋丢给地方,在修法的同时,应提出具体可行的友善妇女福利及就业政策,而对于从事性交易者,则应对其不同处境提供多元的协助。

  立法委员黄淑英表示,马政府设置专区的逻辑令人质疑,如果性交易为非法行为、且娼嫖皆应被罚,何以另闢专区化地合法?照此逻辑,吸毒是否可以有专区?此外,政府应解释将非法行为设置专区破例合法的用意为何?如果是为了经济弱势妇女,政府应负起责任提供工作机会,而非将弱势妇女集中于专区内任凭第三者的剥削,黄淑英委员表示专区的出现是「军中乐园」、「慰安妇」的社会版,出发点是为了让男性性需求被满足、需要国家「例外」保障。

  「反性剥削联盟」最后表示,性交易不应成为一种「工作」,性交易合法化更不应被视为对弱势妇女的「福利」,妇女需要更平等的工作机会与福利政策,并呼吁政府应重新审思现行的性别平等政策,且未来应就性交易合法化的议题再度召开公听会讨论。

「反性剥削联盟」: 励馨基金会、妇女救援基金会、台湾展翅协会、台湾女人连线、基督教门诺会花莲善牧中心、中华民国基督教女青年会协会、社团法人台北市晚晴妇女协会、台北市女性权益促进会、彭婉如基金会、中华恩加乐国际善工协会、爱慈基金会、社团法人台湾少年权益与福利促进联盟、财团法人基督教台湾信义会、基督教爱盟家庭文教基金会

相关推荐